碳酸盐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碳酸盐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公主怨7完-【资讯】

发布时间:2021-07-15 11:24:50 阅读: 来源:碳酸盐厂家

“死了。”

我呼出一口气,淡淡的道。

听完前因后果,老头抚摸着他短渣渣的白胡子沉思了好一会儿,猛地一拍手掌:“不好了,这公主估计是有了要与那老情人同归于尽的心呢!”

“怎么说?”我听不太懂他的话,蹙眉抬眼望着他,等待他接下来的话。

“这公主怨气之重,又岂是一个毛头小子就能化解得了的?我曾经掐指一算,公主的情人是蛟龙一族,蛟龙虽不是真龙,法力却也不会逊色多少,你想想,一个区区女鬼,怎么可以斗得过天生法力高深的蛟龙?那就只有一个爆发,引爆千年的怨气,与那蛟龙同归于尽。”

我这才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

难怪公主会这么与我说话。

是为了保护我?

“怎么阻止?”我一下子也慌了神不知如何是好,只能如木偶一样呆若木鸡,无条件地听从这老头的吩咐。

“总之,我们先赶回那小伙子的家阻止公主的行为吧。”老头匆忙的将摊上的小玩意儿往隔壁一塞,“明天找你要!”

在“去你大爷的”抱怨声中,我们拦下了一辆的士直奔兔崽子家而去。

“开门!开门!!”

暗红色的大门仿佛是滑腻的鲜血油漆在上面,一股冲天的怨气环绕在大宅子的周边,就连我这个凡人看着也是那么的触目惊心。

我疯了似的拍打着大门,直到里面着灯,脚步声响起,一张有怒意却又惊讶的脸顶着蓬松的乱发不满的看着我,似乎我不说出个子丑寅卯,就绝不善罢甘休。

“铜镜呢?”我慌张的眼中透着惶恐的拉着他的手臂,不停地摇晃着他的身体,“铜镜呢?铜镜究竟在哪里?”

“你究竟想干嘛?”兔崽子狠狠地甩开我的手,“你是猴子派来的逗比吗?刚刚说不要的是你,现在你又说要,哼,你以为很好玩吗?”

我咬着牙,眸中喷着烈焰:

“铜镜!铜镜给我!!!!”

……

“陛下,这样真的好吗?”一名打扮富贵的妇人含着一双忧愁的眸子望着冷漠的男人,“她可是我们的孩子啊!”

“身为公主,本身就要有为国家捐躯的义务,她是我的女儿,她应该感到光荣!”淡淡的抿了口茶,“而且,只要她与那国王一合、欢,她十年前就种下的西域奇毒就会起了作用,让国王无端暴毙,到时候他们国家的三位王子必定会为了争皇储的位置而大打出手,我就渔翁得利,至于她,死了也就死了,孤儿女成群,少一个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国王语气平淡的诉说一个残酷的事实,他的表情不起一丝涟漪,好似说的,不过是别人的家常八卦。

“父皇,原来是这样啊!”已经成了一缕幽魂的她眼睛酸酸的,想落泪,才惊觉,原来女鬼是没有泪的。

雷,你可还好?

我来看你了。

在看见那对狗男女你侬我侬的甜蜜,在听到那男人将她比作荡妇淫娃,烂花杂草后,公主的怨恨终于爆发了,如滚滚的沙尘,滔天的巨浪,淹没吧!

将这一切的虚伪和残酷都淹没在冰冷的土地下吧!

……

铜镜里,一名表情淡漠的女子静静的望着外面的世界,她温柔的抚摸着自己柔顺的秀发,好像是想到了什么,嘴角扬起一条好看的弧度,又想到了什么,眸中再次是代表怨恨的红光。

都去死!!!

纤纤玉手向铜镜在伸去,触碰到了檀香桌子,如从电视里爬出来的贞子,脸上挂着诡异的笑容,犹如忘川河边的彼岸花般的红色眼瞳绽着嗜血的光芒,绣花鞋轻轻一点地,专属新娘子的喜庆大红袍此刻却如占满了浓郁鲜血的娇艳血衣,衣尾擦着干净的地面缓缓而行。

“咿呀——”

门从缓的打开了。

“公主!!”

本来我与老头在大厅处正与那兔崽子纠缠不清中,好像有红色映入眼角,一抬头,就看见了神情古怪的公主。

“这女人什么时候出现的?”兔崽子吓了一跳,也忘了阻拦我们的前进。

“公主!!”

“噔噔噔”我三步拼作两步想要冲上去,老头一把拦住我:“别去,你看她的眼睛。”

“眼睛?”

眼睛怎么了?

红红的,挺好看的,就是看惯了黑眼珠现在看见公主这样有点奇怪而已。

“你这白痴,她是入魔了,执念成魔懂不懂?”老头冲我翻了个白眼,猛地一拍脑袋,“我的法器没带来,怎么办?”

这个不靠谱的糟老头。

“公主,公主!”我以前看小说,都说熟悉的爱人能唤回她的意识,虽然我不是她爱人,但估计效果也差不了多少。

“……棠溪,你阻止不了我的……”充满怨恨的怒火的声音显得有些沙哑、疲倦,但也不掩饰她声音本来就好听的本质。

这意识本来就清晰的该肿么破?

“父皇,女儿的一切痛苦都是你带来的,可你毕竟是我的父亲,即使我是多么的恨你,我也不能害你,但我诅咒你,这辈子,至死都是孤独命!”

看见了兔崽子,公主眸中红光一闪,哀怨而又仇恨地道。

“你这疯女人,胡言乱语什么?”兔崽子被公主的一番话说的莫名其妙,听到她这么诅咒,眼神略带慌张的看了我一眼。

“棠溪,别阻拦我,我的一生,因他而起,也因他而灭,不堕轮回,苦海浮木,永无休止。”公主凄凄的看了我一眼,“我怎么不早点遇见你呢?我的恨,也许就会消了吧。”

红影一闪,公主化身一道红光向漆黑的夜空飞去……

“今天碰见的那个帅哥住哪里?”我的手一颤,眼中具是惧意,她不能灰飞烟灭,不可以!绝对不可以。

兔崽子也是聪慧之人,见那公主有这般法力,也自行脑补出了个大概,也不多问,便带我和老头坐上他的宝马X6出了小区飙车直奔那个雷的家而去。

“你说,我去会不会也被牵连到?”老头慌张的抓着我的手想吃豆腐,被我一个厉眼瞪老实了。

公主,别出事,别出事啊!

公主,是我不好,明知道你的恨意难消,我还带你去寻找你的仇人。

是我不好,我怎么可以这样呢?

公主,别走!

别走!

如果可以,我愿意用我的今生换你如今的快乐。

车在我的祷告中风驰电掣的行驶着。

一片乌云遮住了一处大大的别墅。

楼顶栏杆边上。

风嘶裂的吶喊着,将大红的新娘装吹得“弗弗”作响,瀑布的长发也凌乱的向后扬起,地狱的复仇使者,现在回来了。

“公主,别来无恙啊!”那个温润的男子此刻也站在她的对面,笑得还是如玉般无暇。

“你躲了我一千一百多年,如今,终于现身了吗?”公主红眸闪烁了下,自嘲的道,“当年我以为你是人类,我以为你已经被我杀死了,可是没想到你是蛟龙,如此戏耍我只是为了好玩,好玩……好玩!!!!!哈哈哈!!!!如今,你终于现身了,即使是同归于尽,我也要你,付出代价!!!!”

“不过是一个女鬼,怎么可以奈何得了我?我会告诉你,如今的我出现,也只是为了好玩吗?”洁白而整齐的牙齿轻启,笑得灿烂,无害。

“你!去!死!”

闭上红得触目惊心的红眸,鲜艳的两片唇快速地翕动着,似乎是在念动什么咒语。

“哎呀不好了,棠溪,女鬼要自爆了。”老头慌张的喊道,却发现身边不见了人影,就连那个小帅哥,也不知哪去了。

面对凭空消失的二人,老头寒毛一根根的竖了起来。

卧槽,午夜凶铃啊!

“公主!公主!你答应我啊,公主!公主!!”我艰难的爬上了五楼,一脚踹开铁门,气喘吁吁的跑了过去,本想一把搂住公主的腿拉她下来,却惊觉自己的手扑了个空。

“公主,为什么??”

我疯了似的不停的扑捉着面前的空气,明明她就在眼前,为什么,为什么我就是碰不到她?

“孩子……”

那一声饱经沧桑的叹息。

本来对一切事物都不与理会的公主眼睫毛猝然一颤。

“那日,我也不知自己怎么会突然这么说话,我并没有在你的身上种下毒药,只是,我不能控制的说了出来……孩子,回来,好吗?”

更为诡异的是,说这番话的人,竟然就是那个兔崽子。

鬼上身?

公主还是没有答应。

她念动咒语的速度却缓慢了下来,眉眼间的忧郁又加深了许多。

“公主,回来!回来再给我讲你千年来所经历的趣事,好吗?公主,公主!!”

我歇斯底里地嚎哭着,手不停的挥舞着,像一个被抛弃的孩子般无助,只能通过撕心裂肺的吶喊着发泄自己的情感。

对面的男子依旧笑得淡然春意,笑容美得不可方物。

“真感人呢,不过公主好像不理你。”

“啊!!”

身子扑了个空,脚底一颠簸,身体如滚地葫芦一般倒转过了栏杆,脸色惨白地向地面砸下来。

脸先着地,难怪我长得那么难看了。

“公主!!”

一条红色的绸带席卷我腰际,我只觉得身体往下一坠,又弹簧似的飙到了半空,直至两腿发软的站回了天台。

吓死我了……

我平安无事了,公主的咒语也停下来了,早知道我早点跳下去就好了。

我破涕为笑的扬起脸,笑容在那一刻却凝固了。

公主的红袍颜色渐渐变浅淡了……

她嫣然的笑意在我的眼中也越来越模糊……

灵动的声音如悦耳的铃铛:“啊,忘了告诉你,如果停止念动咒语,我也会灰飞烟灭的,所以啊,当我开始念那咒语的时候,我就系注定消亡了。”

“不过,认识你,我好高兴哦……好了,别哭了,本来就难看,再哭就更难看了,乖,不哭了,以后不能欺负你了,想想还是蛮遗憾的,不过,从今以后,我将感受不到一切的悲欢离合,虽然也不再存在,但也足了。再见了……棠溪,认识你很高兴……相知你也是我一生中最快乐的事……”

我一直不停的哭着,直至眼前的倩影无痕,才终于忍不住放声大哭。

“哦,这意外的事,好像也挺有趣哦。”桃花眼甜甜一笑。

在他的脸上,永远只有笑容,而没有别的多余的表情。

披着笑容的恶魔,才是最可悲的。

我默默的看了他一眼,眼底是掩饰不住的鄙夷:“我不会恨你,但你很可怜,因为你的一生中,从来都没有出现过情感。”

桃花眼的笑容凝固了。

经过铁门时,兔崽子软塌塌的倒在了地上。

我叹息了句,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怎么样,没什么事发生吧?”一下楼,老头慌里慌张的问。

我抬起头,看着楼顶渐行渐远的乌云,若有所思的说:“说不定,公主还会出现呢……”

---- 作者寄语:卧槽,终于完了,下次再也不这样了

鹤岗四维彩超

哪家医院治女性不孕

哪家医院治包皮包茎

哪家专科医院治疗白癜风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