碳酸盐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碳酸盐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为还高利贷他盯上有钱姑妈偷走19万现金83幅字画及首饰_[#第一枪]

发布时间:2021-06-07 14:03:35 阅读: 来源:碳酸盐厂家

今年元旦,唐家老太太十分高兴,因为逢年过节就来探望自己的孙子,虽然由于外出旅游没能来看自己,但他仍不忘托朋友给自己送来茶食。

然而,孙子的朋友离开后,唐家却炸开了锅—放在二楼的19万余元现金、83幅字画及黄金纪念币、黄金手镯、玉手镯等财物竟全都不见了。案发次日,警方破案。犯罪嫌疑人不是别人,而是外出旅游的“孝孙”及其两个朋友。近日,这3人在仪征市人民法院同堂受审。因犯盗窃罪,“孝孙”被判处有期徒刑4年,并罚金15万元,他的两个朋友也均因犯盗窃罪获刑。

案发当天,唐老太一直在家,孙子的朋友一直在陪她聊天,并没有上二楼,当天,并没有发现其他人进来,窃贼是如何作案的?远在外地旅游的“孝孙”是如何参与其中的?他为何要策划、导演这场盗窃亲人案?本期读案,为您讲述。

第一回

陌生访客不请自来

机灵保姆心生疑虑

扈大嫂今年60岁,在仪征做保姆,主家是一对中年夫妇,男主人名叫章明,女主人名叫唐晓玲。这家是一个两层楼带院、单门独户的民宅。平日里,家里只住了三口人—章明夫妇住二楼,唐晓玲的老母亲住在一楼。扈大嫂的主要工作是从每天傍晚开始的,主要负责在一楼照顾老太太,从不踏足二楼。

今年1月1日19点20分左右,扈大嫂像往常一样,来到章家,却发现章家院子的大门和二道门都敞开着。“平时都关得好好的,今天怎么回事?难道是忘记关了?”扈大嫂小声嘀咕着,把门关了起来。

客厅里,老太太正和一个陌生女人聊天。这个女人看起来30岁左右,齐耳短发,打扮艳丽,衣着时髦。扈大嫂对她的印象不是太好,草草打个招呼,就进厨房去给老太太烧饭。

几分钟后,陌生女人起身告辞。然而,5分钟左右后,她突然又来敲门,称自己的钥匙丢了。

扈大嫂和老太太赶紧把陌生女人迎进来,3人在客厅里帮她翻找了半天,也没见到钥匙的影子。这时,陌生女人突然不急了,“找不到也没关系,我家老公上次钥匙掉了,用小铲子别一下,就打开了。”

“那你怎么发动呢?”扈大嫂觉得奇怪。

“我车里有备用钥匙呢。”陌生女人答。看女人如此胸有成竹,扈大嫂在院子里帮她找了一个小铲子。但这个女人出门后,在车旁边捣鼓半天,也没有把车门打开。

“我马上打电话让我老公过来。你先回吧。”陌生女人说。

回家后,扈大嫂问老太太,陌生女人到底是谁。“你不记得了?”老太太提醒扈大嫂,“她是小林的朋友啊,之前来过我们家的,小林出去旅游了,托她给我送点茶食吃。”

老太太所说的小林,是她的孙子、唐晓玲的侄子—唐林,此人逢年过节常来看望老太太,深得老太太喜欢。就在老太太夸小林是如何孝顺时,扈大嫂却心事重重。

原来,在这里当保姆这么久,这家的规矩,扈大嫂再清楚不过,不管白天晚上,家里的院子大门都是随手关着的,今天大门和二道门都大敞着,而且家里还来了个陌生女人,老太太对她也没有提防之心,唐晓玲夫妇都不在,万一家里少了什么贵重物品,自己到时候也说不清。

思来想去,扈大嫂决定,把今天的情况如实告诉给唐晓玲。

第二回

贵重财物离奇被盗

头号嫌犯竟是侄子

当天21点左右,外出散步的唐晓玲回来了。扈大嫂把看到的情况和心里的担忧,一五一十地告诉了唐晓玲。

唐晓玲听罢,不以为然,劝老太太以后别不关门,便上二楼休息了。可一进卧室,唐晓玲就惊呆了。她万万没想到,扈大嫂的提醒,居然立刻就应验了—梳妆台上的报纸包不见了!里面包着10万元现金。唐晓玲仔细查看一下,发现放在二楼其他地方的现金也没有了。

唐晓玲顿时慌了神。这时,丈夫也回来了。夫妇俩经过一番清点后确定,家中的现金损失共计19万余元,除此之外,黄金纪念币、黄金手镯、玉挂件、玉手镯、83幅字画等物品也不翼而飞。夫妇俩立即报警。

直至民警赶至唐家,唐晓玲才冷静下来,理清了头绪。她记得,当天18点45分左右,她出门锻炼,在此之前,都没有发现财物丢失,21点左右,她回到家,财物损失。

那么,当天18点45分至21点之间,很有可能就是案发时间段,这段时间内,进出唐家的人有可能是犯罪嫌疑人。而在这个时间段内,只有唐家老太太一直在家。

民警转而向老太太了解情况。老太太反映称,当天19点15分左右,孙子唐林的朋友阿琬受唐林之托,拎着6包茶食来家里探望她。进屋后,阿琬问及唐晓玲夫妇的情况。

“唐林的姑姑出去锻炼了,他姑父还没回来。”老太太如实相告。两人寒暄了五六分钟后,保姆扈大嫂来了,在此之前和之后,阿琬一直在客厅,从未上过二楼。而在唐晓玲回来前,家中除了阿琬外,并没有其他外人来过。

老太太和保姆又不可能在家中盗窃,唯一的外人没有上过二楼,在案发时间段内,又没有其他外人进来,那么,犯罪嫌疑人是如何作案的呢?这样一来,案件就变得十分蹊跷了。

就在这时,唐晓玲向警方提供了一条线索。她怀疑的对象不是别人,而是唐林。唐晓玲向警方说出了她的原因—唐林不求上进,家人给他找工作,也不好好干,整天游手好闲。由于父母离婚多年,家人对唐林疏于管教,10多年前,唐林就在唐晓玲家偷过东西。案发当晚,除了阿琬外,没来过其他人,所以,唐林及其朋友阿琬有作案嫌疑。

那么,真相是否如此?如果唐林和阿琬真的是犯罪嫌疑人,他们是否还有其他同伙?民警随即展开侦查,案发次日,民警锁定唐林的藏身地—仪征一家宾馆。当天22点左右,民警随即赶至该宾馆,抓获犯罪嫌疑人唐林,并在该宾馆内搜出被盗字画66幅、黄金纪念币4块及其他财物。

归案后,唐林很快交代,伙同朋友阿琬、大齐在唐晓玲家盗窃的犯罪事实。当天23点左右,办案民警在仪征一家棋牌室内抓获阿琬和大齐,并在阿琬租用的别克轿车内,搜出被盗字画17幅。

第三回

无力还债瞄上姑姑

调虎离山趁机行窃

这3人是如何进入唐家盗窃的,唐林在这起案件中起了什么作用?随着3人的相继到案,这些谜团被一一解开。

经查,唐林今年33岁,阿琬今年28岁,大齐今年27岁,3人都是仪征本地人,其中,阿琬和大齐是男女朋友关系。

2013年12月中下旬,唐林因为没有工作,花钱大手大脚,在外面连本带息欠了19万元的高利贷。在和阿琬、大齐一起玩时,唐林向两人诉苦称,马上过年了,债主一定会上门逼债,他和妈妈的日子肯定不好过。

一听朋友有难,两人也很担忧,可他们也在外欠了不少高利贷,自身难保,根本帮不上什么忙。

“实在不行,我就到我姑父家偷点东西卖掉还钱。”唐林说。当时,两人觉得不妥,劝他不要犯傻。但唐林当时一心想着找钱还债,根本听不进去,“没得事。”唐林说,他经常去小姑父家,对他家的情况比较了解,平时,小姑父晚上一般不在家,姑妈19点左右就会出门锻炼,家中只有奶奶一人,照顾奶奶的保姆19点半左右才会过来上班,可以利用这个时间差,进去偷东西。

随后,唐林想了一招“调虎离山”之计:由阿琬假借自己的名义去探望奶奶,骗开门后,陪奶奶聊天,趁机分散她的注意力;大齐负责打奶奶卧室的电话,把奶奶骗到卧室接电话;唐林则趁机上二楼偷东西。

唐林保证,事成之后,会用卖字画的钱,帮两人还债,并劝两人放心,“反正是我家亲戚,出了事,我一个人担着。”两人答应了。

为确保“行动”万无一失,在接下来的时间里,唐林等3人先后六七次,开车到唐晓玲家的巷子里“侦查”,观察这家人的作息规律,并计算唐晓玲外出锻炼的时间。

1月1日晚上,3人决定行动。当天18点40分左右,阿琬开车载唐林和大齐来到唐晓玲家的巷子里,伺机作案。几分钟后,3人看到姑妈外出锻炼。

担心姑妈突然杀个回马枪,唐林派大齐跟踪、监视唐晓玲,一旦发现唐晓玲有回家的迹象,立即打电话通知他。随后,阿琬下车,拎着事先准备的茶食,去看望唐林奶奶,进门后,她趁奶奶不备,把院子门和二道门打开后,进入客厅,和奶奶拉家常。

阿琬和大齐分头行动后,唐林锁好轿车,出场了。进院子后,唐林发现,奶奶和阿琬在客厅里聊天,便拨打奶奶卧室的电话,后趁奶奶进屋接电话时,溜进姑父和姑妈居住的二楼。

窃得现金、字画等财物后,唐林准备“撤离”。但此时,他突然听到保姆扈大嫂的声音,顿感不妙,他赶紧发信息给阿琬,让她谎称车发动过不起来,让扈大嫂出去帮忙推车。

阿琬起身告辞几分钟后,唐林突然听到,她又回来找钥匙了。唐林这才想起,车钥匙在自己身上,立即发信息告诉阿琬,钥匙在自己身上,让扈大嫂去找东西别车门。

保姆在外面帮忙开车门时,唐林再次拨打奶奶卧室的电话,见奶奶进去接电话,赶紧挂上,并准备趁机溜走。孰料,奶奶听到电话铃声断了,又出来了。唐林急中生智,发信息给大齐,让他冒充电信局工作人员,打奶奶卧室的电话,拖延时间。

这招果然奏效。唐林趁奶奶接电话时,溜出姑姑家,并在保姆回到家后,跑到轿车处,和阿琬会合,两人驾车逃离。

第四回

不听母劝越陷越深

姑姑谅解方获轻判

至此,本案告破,但是,比较蹊跷的是,犯罪嫌疑人全部到案后,警方虽然起获了字画、纪念币等赃物,但有10万元现金和4个手镯不知所终。

就在警方继续侦查时,唐林的母亲傅瑶先后向警方和唐晓玲退出了4个手镯和10万元现金。这些赃款、赃物怎么会在她手上呢?在公安机关,傅瑶讲述了自己的难言之隐。

原来,早在7年多前,傅瑶就和唐林的生父离婚,独自抚养唐林长大。为了这个儿子,傅瑶几乎操碎了心—起初,傅瑶四处托亲戚,帮他找了一份工作,但后来,因为唐林私自拿走了公司几万元公款,被单位发现,幸亏傅瑶及时还上,唐林才逃过一劫。“公款风波”后,唐林被公司开除,开始了游手好闲的生活。

2013年8月的一天,一群陌生人来家中讨债,傅瑶才惊闻儿子欠了来者10万元高利贷,因担心儿子的安危,傅瑶替他承担了这笔高利贷。当时,傅瑶已年近六十,为给儿子还这笔债务,她起早贪黑,在外面做家政。

傅瑶本以为,自己的辛苦付出,会感化儿子,让他走上正路。没想到,这一愿望,在元旦这一天破灭。

当天22点左右,傅瑶接到前夫的电话,才知道唐林可能偷了唐晓玲家的财物。她赶紧打电话给儿子询问情况,对此,唐林没有否认。儿子的这一态度,让傅瑶又气又恼,她劝他赶紧把财物还回去,以免唐晓玲报警,但儿子未置可否。

案发次日,唐林偷偷回到家,交给傅瑶两个包。其中,一个布包内,包着4个手镯;另一个纸包内,包着10万元现金。他嘱咐母亲,用这笔钱还债。

傅瑶顿时明白了,她劝儿子赶紧把字画等财物还回去,但她的苦口婆心,唐林并不理会。当天,他便带着换洗的衣物,离开了家。

傅瑶说,她本想从唐林手中多哄骗点赃款赃物,退给唐晓玲,好给儿子争取一个宽大处理的机会。没想到,唐晓玲当晚就已报案。

近日,唐林等3人在仪征市人民法院出庭受审。案发后,被盗财物已全部追缴,并发还给被害人唐晓玲。唐晓玲对唐林等人表示谅解,并请求法院对唐林等人从轻处罚。

法院审理后认为,唐林等3人的行为均已构成盗窃罪,判处唐林有期徒刑4年,并处罚金15万元;分别判处阿琬和大齐有期徒刑两年,缓刑3年,均并处罚金5万元。

伸缩式喷漆房批发

芝麻油批发

5吨猪粪运输批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