碳酸盐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碳酸盐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消息】对话三打巩俐重复不是我的个性接戏多没意义

发布时间:2020-11-23 04:01:30 阅读: 来源:碳酸盐厂家

当巩俐加盟《大闹天宫》续集并饰演白骨精的消息被曝光时,感到不可思议或是持否定态度的人并不在少数。一年多过去,待到电影《西游记之孙悟空三打白骨精》上映,人们才终于在这个完全不令人讨厌的“反派”角色身上,找到了一向接戏慎重的巩俐,加入这部前作口碑并不算好的视效大片的理由。

对话《三打白骨精》巩俐

这不仅是银幕上前所未见的白骨精,更是前所未见的巩俐。不仅美出新高度,也有进步很多的服装造型和特效,为巩俐的演技“助攻”。这个白骨夫人鬼魅似黑夜,冷酷如屏息,一代霸气妖皇,就此在中国大银幕上诞生。

最开始找到巩俐的时候,这个角色其实还很单薄。为了争取巩俐的加盟,当时还在泰国拍《杀破狼2》的导演郑保瑞,每周都会从泰国飞回北京和巩俐聊角色、聊剧情,巩俐也会对这个角色提出自己的想法,白骨精这个人物的前世今生就在这横跨几千公里的一次次约谈中逐渐变得清晰,角色的个性也和演员的某些气质相互融合。后来郑保瑞也说:“白骨精有些性格跟巩俐很像,比如说爱恨分明,以及对某些事情的坚定。”

正如朱莉在《沉睡魔咒》中饰演的邪恶女巫玛琳菲森,白骨夫人也是一个有故事的女人,在冷酷面具的背后同样藏着一个前世受过伤的女人。采访中,巩俐还透露了关于白骨精和唐僧前世的一些故事,虽然这些也都有拍摄,但是最后碍于时长原因被删减。有很多衣服负责服装的奚仲文、吴里璐以及导演的团队其实都设计好了,巩俐也感慨,可惜了那些未曝光的造型。

尽管如此,巩俐在《三打》中已经呈现出了最变化多端的一次表演,一会是霸气妖皇,一会是古稀老妇,一会又变成了云海西国的年轻母亲,连她自己也觉得“过瘾”:“演员可以通过这种变化去扮演这个角色,这是一个很过瘾的经历,我觉得每个演员可能都会喜欢这样一个角色,我觉得很幸运能够演到白骨精。”

和中国电影市场井喷式的发展曲线相反,近年来巩俐的接戏数量反而越来越少,但每次出场都必定令人印象深刻。“我觉得数量对我来说一点意义都没有”,巩俐说道,眼神中透露出一种不为外物所动的笃定,“我一年如果拍五六部戏,没问题的,剧本很多。但是也许慢慢我会不热爱这个事业了,我觉得它就成为一个快餐文化了,我已经麻木了。我觉得那样的话就更没有意义了,我就觉得那真的就是失败了,我自己人生就失败了。就是上天给我的这份礼物我都没有好好珍惜。所以我觉得数量对我来说什么都不是,质量是最重要的。”

如今巩俐接戏的最大原则依然是“不重复自己”,“那么多新的角色我可以去尝试,所以应该把能量储存起来,演一些大家喜欢的”。她说自己特别欣赏梅丽尔·斯特里普对角色的塑造力:“演到现在为止,她还在演一个老巫婆,还在演一个时尚女性,还在演一些很有意思的角色。那种塑造能力非常强,你可能看到她的电影的时候,你就觉得她可能生来就是一个演员,就是为演员而生的吧。”而她自己,又何尝不是呢?

白骨精其实有前世 曾经和唐僧两小无猜?

记者:其实一开始宣布你演白骨精的时候很多网友还都觉得挺不可思议的,吸引你出演理由是什么呢?

巩俐:其实两个理由吧,挺简单的。第一个就是,我觉得演一个妖精不容易,不好演,这是一个很有难度的角色。怎么去塑造一个这样的角色,可能对我来说是一个挑战。还有一个是刚拍完了《归来》,那是塑造了另外一个完全不同的角色。那《归来》之后,我觉得再创造一个新的角色的话,一定要跟《归来》是完全不同的一个角色,我才可以重新创作。

记者:所以你经常是创造了一个角色之后,下一部就想创造一个完全不同的角色?

巩俐:每次都是这样啊,我不想重复,重复也不是我自己的个性。

记者:为什么在这个时候决定演这样一个反派角色呢?

巩俐:其实你说你觉得妖精是反派,她是一个妖精,但是你并不觉得她是一个大反派。但是她是在几人之间她算是一个反派,但是你看完之后不一定觉得她是,你会讨厌她,或者你会恨她,可能你会爱上她,可能你会喜欢上她。就是反派、正派对我来说,我没有说一定要选择什么样的角色。主要是这个角色如果有可塑性,对我来说有吸引力。这个是最重要的。

记者:这应该也是你吊威亚时间最长,化妆时间最长的一个角色了,能不能形容一下这次拍摄的经历感觉如何?

巩俐:其实在谈剧本过程中谈的时间也很长,跟导演、编剧谈这个人物。如果白骨精这个人物不成立,或者她很简单的话,可能这个电影就会有一些简单了。之后就是开始试妆,在试妆的过程中,像这样(指海报)的衣服已经试了起码有八九套吧,之后才定下来是她的本装。所有的装都是导演亲自跟奚仲文他们一件一件衣服试的。试了不对再调整。后来本装呢,导演就觉得应该是这样的一个感觉,这个应该是有一种盔甲式的感觉。一开始他的盔甲是黑颜色的,有羽毛的感觉。到最后的时候,差不多就是一个银色的,银黄色的盔甲。很时尚,跟我们想象中的以前的动画片的白骨精或者电视剧的白骨精,还有小人书里的白骨精都完全是两回事。以前都是两个须子那种的,打败了就跑,打死了就跑。但是我们这个白骨精的塑造,我是觉得她很丰富,她有自己的个性,有自己的身世,有自己的原因,她为什么对人类憎恨,我们按照原著的基础上把她改编到不想做人,吃了唐僧肉之后她就可以一直做妖,她不想做人。因为她对人类已经失去信心。因为她是被迫害的嘛。所以就变成了很有娱乐性又很有哲理的电影。

记者:你说他们当时给你准备了有八九套衣服,所以是有一些没有出现在电影里吗?

巩俐:八九套不止吧,有七八十套衣服了。但是那几套衣服是因为她有前世,我们拍了她的前世。角色上有八个角色,现在的电影里面她前世被害的几个角色去掉了,因为长度太长了。因为我们角色那么多人,还有师徒四人呢。所以就把那些剪掉了。但是剪掉以后不会影响电影,也不会影响角色的。

记者:其实奚仲文跟你也不是第一次有交集了,这次他给你设计的几套衣服会让你特别惊喜吗?

巩俐:其实这是一个团队,其实导演的团队也在设计,这套衣服也是导演设计的。奚仲文我们合作过好多部戏了,他也了解我,所以我们可以沟通上,很直接,就是这个人物不能让她太弱了,她的衣服不能太过于飘逸,就太单薄不行。要有一种重量的感觉。导演真的是亲自来服装设计了,导演很厉害,因为导演的感觉特别特别准。

记者:你说你也参与剧本讨论的过程,其实这个白骨精跟以往的白骨精都不太一样。她有点像是妖后,有点“女王攻”的气质,不知道这种人物的设定跟你来饰演这个角色是否也有关系?

巩俐:看了剧本之后,我觉得一个演员的参与是很重要的。因为导演有了这个剧本,导演的想法需要一个好的演员去把他的想法展示出来。那我当然一定要跟导演去谈剧本,去商量我的感受。因为我觉得我们郑导演真的是当代年轻导演里面的佼佼者,他什么都很精通。比如说对剧本,对服装、化妆,对人物,对机器,所有现在的最新的机器,包括后期制作他都非常懂。所以跟他沟通起来特别特别简单。之后又觉得如果说白骨精的角色太单薄的话,可能会影响到整体,这师徒四人,就没有意义了,你不用打她了,你打她干吗呀,她这么容易就被打死了。可能就太简单,就不过瘾了。所以我们把她设计得很周全,她为什么会成为这样一个妖后,一千年的妖精,是为什么?肯定是有原因的。所以我们挖掘得很深,虽然我们没有把那块展示出来,但是我要知道她的前世,就作为一个演员我要知道她的前世,我要知道她的孤独,我要知道她的能量,这个是很重要的。

记者:关于白骨精的前世,她跟唐僧之间是不是也发生过什么?然后唐僧才肯为白骨精这样献身之类的。

记者:对对对,是有前世的,当时我们设计的是有前世的,他们两个小的时候是有前世的,就是两个人是两小无猜,有前世。但是他很小的时候他就做了和尚嘛,所以他的前世其实还是挺浪漫的。只有唐僧知道,慢慢慢慢可以回忆到她。到最后他才知道,这个人是曾经想救过他的那个人,但是可能是长度的关系就把这段都剪掉了,但是现在也能看出来他们两个还是有一些东西在里面。

记者:暧昧。

巩俐:有一些东西在里面。你不能说是爱情吧,但是还是有一些暧昧,或者说他愿意救她,让她重生,还是有一些关系在里面的。

记者:你怎么来看白骨精现世对于唐僧的情感呢?

巩俐:因为她之前是不知道的,我们设计是之前她不知道,只是有感觉,觉得这个人是比较熟的,是熟悉之后才知道的。

造型多变过瘾—— “画完老妆就有七八个人过来搀我”

记者:你在电影里有好几个不同的造型,不知道这几个造型里面你自己是最喜欢哪一个呢?

巩俐:都喜欢,因为白骨精她最吸引人的地方是她可以变,她有很多的变化,她变成一个老妇人,去跟这师徒四人在那耍,在那玩儿。她又变成一个云海西国的妈妈去挑拨,她有她的白装,有她普通的黑装,最后是骷髅装。她这种变化,我觉得对人物的丰富有了很多不同的感受,演员可以通过这种变化去扮演这个角色,这是一个很过瘾的经历,我觉得每个演员可能都会喜欢这样一个角色,我觉得我很幸运能够演到这个角色。

记者:那个老妇人很多人第一次真的没有看出来是你演的。

巩俐:真的?那太可惜了吧,我的妆白画了。

记者:说明演得好嘛,其实这个老妇人可能年龄跨度比《归来》还要大,你是怎么把那种老态诠释的这么逼真的,甚至有人都看不出是你演的了?

巩俐:这个妆是好莱坞最好的顶级化妆师给我们画的。当时讨论的时候,就说一定要留很多的痕迹是巩俐的样子,就是把眼睛漏出来,鼻子没有做。其实应该全都做的。但是如果说不是巩俐的话就没有意义了,你可以找别人来演。但是我不可能找别人演,因为演技不一样。我们画完妆以后,试镜头的时候,我就觉得这么近的镜头你都看不出来她有一点一丝痕迹。因为他是一片一片粘上的嘛,一直粘到底下脖子这边,头套也都是假的。所以我是觉得,在演这个角色的时候,因为她的妆画得很好,所以面部表情你怎么演都可以,你没有任何的拘束。好比说整容,你整完之后可能就不会笑了,可能笑起来就假了。她这个化妆完全就是很自然的,你可以按照你自己的表演去表演,没有问题,完了牙抹的都是黑的那种。就是长期在那个深山老林里边生活的那种,创作起来是很有意思的。

记者:就是化妆反而也能帮你更快入戏?

巩俐:化妆完了之后,突然就有了感觉,就七八个人过来搀扶我。我说,没搞错吧?他们说,哎呦,我们还以为是一个老太太呢。就没认出来。但是其实在表演过程中,挺有意思的。

记者:最近几年很多好莱坞顶级女星,凯特·布兰切特、安吉莉娜·朱莉,都挺愿意去尝试这种有点反派味道的角色,也都很成功。你在塑造这个角色的时候,有没有从这些角色中寻找灵感呢?

巩俐:没有,我觉得每个人的个性不一样,就可以互相学习,我觉得好的演员大家都会互相学习的,会看到电影之后可能会有一些灵感在里面。但是每个角色的不同你不能去模仿,可能就像你说的,有一些灵感。但是还是有,因为情节的不同,还是有些不一样的。但是每个人的个性不一样,每个演员的个性我觉得也是不同的。我会学习她们很多好的东西,我觉得这个很重要。

记者:有看过谁的哪部作品之类的吗?

巩俐:其实最近看的不是特别特别多,因为我怕受到一些,就是在拍戏过程中,我就不太看一些类似这样的电影。因为我怕受到影响,就我怕有一些影响到我自己的思路。之前看过很多,喜欢很多很好的演员。

记者:比如说呢?

巩俐:比如说梅丽尔·斯特里普她的东西,演到现在为止,她还在演一个老巫婆,还在演一个时尚女性,还在演一些很有意思的角色。那种塑造吧,就是她的塑造能力非常强,就是你可能看到她的电影的时候,你就觉得她可能生来就是一个演员,就是为演员而生的吧。

记者:感觉你其实跟她是一个路子的。

巩俐:一个路子,谢谢谢谢,我差得很远。

“数量对我来说一点意义都没有” 储存能量迎接挑战

记者:最近你也成为了“普天同映”项目的推广大使,你之前也做过很多国际电影节的评委。现在华语电影片好像是一个爆发式发展,但是出口国外始终还有一些困难,你觉得原因出自哪里?

巩俐:这个困难就是有点像印度的宝莱坞,人口很多,电影院也很多,发展很快,看电影的人也开始多了。但拍的都是自娱自乐的东西,没有任何国际化。所以到了国外之后,因为中国的娱乐,观众是国外人,你不是一个国际化的东西的话,国外人也觉得不好乐,他也觉得不好玩儿,也觉得看不懂。他对你们的题材根本都不感兴趣。电影院呢,也确实是中国电影比较少,上片,也可能很快就下片了。除了宣传方面,拍摄电影方面,真的是自娱自乐。就是可能连地区都走不出去,可能也就是在北方走走,到了南方可能这个电影就不受欢迎了,你还想走向国外的话就很难。所以我觉得我们中国的电影还是应该,真的有好的剧本、有好的演员,就有各式各样不同的,就是百花齐放,我们通俗一点,就是多一点元素,别都是一些胡闹的,瞎扯的一些电影,完的走不出去,拿不出去的。对于一些外国人来说,只是说想把电影拿过来,因为人多,想挣点钱。但是对你中国的电影一点都不感兴趣,我觉得这个是一个挺悲哀的事情。所以那天的发布会,我觉得特别好,就是先把我们的好的电影先输出出去,慢慢有一个影响力,慢慢来,慢慢有一些自己的院线,可能就会中国电影慢慢会再一次兴起吧。之前是张艺谋跟陈凯歌导演的那一批电影在国外真的是非常受欢迎,之后就少了很多,几乎看不到中国电影。

记者:其实虽然这两年是国产电影迎来爆发式的发展,但是你好像接片量依然不是很多,是因为合适的剧本还是比较少吗?

巩俐:我觉得这些爆发量跟我没什么关系,对吗?我只是一个演员而已,我挑我喜欢的角色,我觉得数量对我来说一点意义都没有。我觉得我应该挑一些自己喜欢的角色,而且挑一些我没有演过的角色,完了这些角色展示给观众之后,可能观众能够在我的角色里面找到他自己一点影子,能够学到一点东西,能够看到一点东西,我觉得这才是我的一个作为演员的标准。就是我一年如果拍五六部戏,没问题的,剧本很多。但是也许慢慢我会不热爱这个事业了,我觉得它就成为一个快餐文化了,我已经麻木了。我觉得那样的话就更没有意义了,我就觉得那真的就是失败了,我自己人生就失败了。就是上天给我的这份礼物我都没有好好珍惜。所以我觉得数量对我来说什么都不是,质量是最重要的。

记者:其实你最近两部作品,包括《归来》,都是挺颠覆你以前形象的,所以你现在挑选剧本时,是以挑战和颠覆为主要的考量因素吗?

巩俐:一直是这样,我没有改变过。

记者:现在这个阶段你作为演员的目标是什么呢?

巩俐:没有目标,我没有目标。就是如果有好的角色、好的导演,塑造一些没有塑造过的角色,过于简单的我就不做了,演过的角色我也就不再去尝试了。那么多新的角色我可以去尝试,所以把能量储存起来,演一些大家喜欢的。

记者:现在对于奖项的态度会和以前有所不同吗?

巩俐:我觉得奖项是一方面,奖项是对一个演员的鼓励。而且一个团队,一个奖项也不是你个人的,我真的是觉得电影不好的话,你也不可能好到哪里去。我觉得奖项是一部分,但是我觉得一个好电影能够在一个好的组合里面,一个团队里面工作,其实是很重要的。当然能够拿奖是一个好事儿。

记者:能不能透露一下未来会给大家哪些惊喜呢?

巩俐:肯定一直会有惊喜的,像《三打白骨精》这样的惊喜肯定会有的,因为我不会重复已经演过的片子,这是第一。第二,很简单、很容易的角色我不会演。重复的电影、重复的角色我也不会演。一般的胡闹的电影我也不会去演。所以可能接下来的又是另外一个(惊喜)。

记者:已经确定了吗?

巩俐:还没有确定。

记者:我记得你以前说自己经常回到家以后箱子都一直是备战的状态,随时准备飞出去工作,不知道的生活状态依然如此吗?

巩俐:差不多,也是差不多,反正就习惯了,箱子就放在那吧,收起来也可以,挺麻烦的。习惯了,也是有这样的,反正事情还是很多的,工作量还是很多。有的时候有些很多的剧本,如果你喜欢的话或者不喜欢的话你也要跟别人交谈,交谈的话可能有时候您飞回来,可能会在电话里面谈,可能这个剧本它的点是挺好的,但是可能展开不了的话就不接了,就是需要一段时间。

记者:那有没有想过什么时候安定下来找一个伴侣,享受有家的状态呢?

巩俐:这个以后再说,好吧。(胡小楠/文 王博/摄影 张大伟/摄像)

相关阅读:肯尼亚暴走大象轻松抛起水牛 将其杀死(高清组图)2016-02-01 六小龄童事件——谁是热点的制造者?2016-01-31 舌尖上的年味——福建年夜饭大作战2016-01-30

内地

动漫美女高清电脑桌面图片

日本嫩模佐々木希最美脸型写真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