碳酸盐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碳酸盐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低调徐翔的疯狂内幕

发布时间:2020-07-13 21:23:29 阅读: 来源:碳酸盐厂家

中国资本市场上一段颇具传奇色彩的神话,戛然而止。

11月1日上午10时30分许,G15沈海高速宁波北至杭州湾跨海大桥庵东出口段,突然全线封闭。包括参与行动的一些人士在内,几乎没人知道正在发生什么。

当天晚间,一位白衣男子戴手铐站立的照片,开始在网上流传。照片的主人,正是被誉为“私募一哥”的徐翔。

随后,新华社发布消息称:泽熙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总经理徐翔等人通过非法手段获取股市内幕信息,从事内幕交易、操纵股票交易价格,其行为涉嫌违法犯罪,近日被公安机关依法采取刑事强制措施。

宁波发家,宁波谢幕。此前极少在公众面前露面的徐翔,以这种方式终结了其20多年的股市传奇。

谁是徐翔?

11月3日深夜,一家北京的私募基金总经理孟华(化名)在微信朋友圈里感叹,“一哥落败,既是意外,又是必然,像是一个时代的结束。”

徐翔,曾经是A股市场上神话般的存在。其业绩,在外人看来十分不可思议,尤其以今年六七月股市巨震期间逆势大涨的疑点最多。“在认识他之前,我曾经研究过他的投资风格,总结下来就是胆大。”孟华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相熟之后,慢慢感觉他的投资逻辑和索罗斯相似,经常不按常理出牌。

“你几乎不可能找到他的资料,因为他不愿意和所谓的主流同行多接触。”孟华坦言。

甚至连徐翔的照片都很难被找到,现在于网上流传的多是其被捕时身穿白色阿玛尼西服的照片。在外界看来,从“宁波涨停板敢死队”总舵主,到中国“私募一哥”,徐翔纵横资本圈20年,鲜见有关他年龄、学历、家庭,以及所拥有财富的信息。

徐翔,早年被称为徐强,1977年2月出生,家住宁波市江东区,是家中独子。在进入股市之前,徐翔只是一名普通的学生,但对上大学这样的出路并无兴趣。据媒体报道,1993年,正上高中的徐翔年满16周岁,在有了自己的身份证后,他在这一年进入股市,几万元的初始资金来自父母。“那个时候,宁波老百姓家里有几万元很正常。”徐翔曾如是表示。

宁波是当时浙江经济最发达的地区,在股市初创之际,即有大量宁波市民投身股海,宁波也成为证券营业部最密集的区域之一。

很少有人知道徐翔进入股市之初的故事,有人推测他或受其表哥马信琪的影响。马信琪比徐翔年长6岁,是“宁波涨停板敢死队”最初的成员之一,早在90年代就在宁波崭露头角。

今年9月,证监会通报对游资巨鳄马信琪、孙国栋的查处情况。来自宁波的马信琪,因涉嫌操纵暴风科技股票价格,被没收违法所得44万余元,并处以132万余元的罚款。因为马信琪极其低调,即使被查处,亦鲜有人知道他跟徐翔的亲戚关系。

2000年,徐翔转入银河证券宁波解放南路营业部时,资金规模还停留在几十万元。当时,解放南路营业部聚集了当地一批大户和牛人。在各路高手的切磋和较量中,“涨停板敢死队”应运而生。“炒股不跟解放南,便是神仙也枉然”的说法,也在全国不胫而走。

徐翔随之迅速崛起,三四年时间,资金量就达到数千万元。徐翔以二十出头的年纪,成为解放南路的一号人物,被尊为“涨停板敢死队”总舵主。

2003年2月,“涨停板敢死队”首次被媒体报道。当时的证监会宁波特派办马上组织专人对营业部是否涉嫌违规进行专项调查。此后一段时间,“敢死队”一度在股市上销声匿迹。直到特派办认定“敢死队”的行为没有违规并通过媒体广而告之,“敢死队”才重新露面。

逆势的逻辑

“涨停板敢死队”让外界认识了徐翔,而逆势上涨却让徐翔身陷质疑。

今年6月,A股经历两次深度调整,频现千股跌停,而徐翔旗下的泽熙产品却逆势大涨。

私募排排网统计显示,6月5日至7月10日期间,泽熙投资旗下股票策略产品逆市平均获得了25.52%的高收益。其中,徐翔管理的“华润信托-泽熙1期”、“山东信托-泽熙3期”、“山东信托-泽熙2期”和“华润信托-泽熙5期”分别获得44.39%、32.14%、31.64%和23.55%的高收益。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在采访中发现,不论股市牛熊,泽熙旗下每只基金,都有超高的回报率。与普通基金需要广泛宣传、发售不同,泽熙基金从不公开对外募集资金。孟华认为,“以徐翔的号召力,数亿资金,招手即来。”目前,泽熙投资管理的股票基金,规模大致有百亿元,但几乎无人公开称自己是基金的持有人,业内普遍怀疑其中有不少来自权贵的资金。而徐翔屡次传言被查都能安全过关,更加深了业内人士的这一看法。

与徐翔个人深居简出、极端低调形成鲜明对比,泽熙的对外投资极度高调且富有进攻性。如在2014年2月,泽熙投资通过司法拍卖获得工大首创的大宗股权,成为第二大股东,此后要求罢免已被刑拘的公司董事长龚东升的董事职务,同时提名三名董事人选,泽熙投资原总经理助理徐峻成为公司董事长。徐翔入主后,工大首创恢复旧名宁波中百。几乎以同样的手法,徐翔又控制上市公司大恒科技。

在二级市场,徐翔的手法更为凌厉,经常将许多跟风散户杀得片甲不留。泽熙的影响力确立后,江浙一带不少上市公司被传热衷于跟泽熙达成私下协议,由泽熙拉抬股价,在达到目标后再各自分成。于是泽熙涉足的股票经常变成妖股,泽熙也因此被一些人称为“第一恶庄”。

虽然很多股民对徐翔恨之入骨,但危机中的上市公司,通常将他视为救火队员。在有限的几次接受媒体采访的过程中,徐翔曾透露过其抄底重庆啤酒的经历。

2011年年末,重庆啤酒乙肝疫苗揭盲数据失败,此后连续出现11个跌停板。徐翔在24元左右时第一次抄底,股价由此逆转。二次揭盲失败后,重庆啤酒继续跌停。徐翔再次入场,抄底3000万股。此后,重庆啤酒一路涨到35元。徐翔在短短一个月内获利数亿元。“重庆啤酒我20元左右进去的,抄底然后反弹抛出,这就是赌一把,别人不敢像我赌这么大,这就是因为别人没有钱。”徐翔曾对媒体说,他甚至后悔当年投入抄底的筹码不够,“如果比例大的话,业绩应该会更好。”

此后,相同的一幕,又在獐子岛、成飞集成等暴跌股身上上演。许多被套的股民和围观者,屡屡把徐翔当做股神和偶像,称之为中国版“华尔街之狼”。

除了寻找断崖式下跌的股票,徐翔的投资还围绕定向增发概念股进行,其基本操作手法是,定向增发消息公布前买入,等到有关公司高送转的消息出炉后立刻抛出。泽熙的员工认为,徐翔的成功不单是靠那些凶猛的股票,恒星科技、康得新、莱宝高科才是让徐翔赚了大钱的股票,但持股时间均不过一年左右。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查询发现,2010年6月28日,恒星科技以每股 10元的价格向4名投资人非公开发行2530余万股股票。2010年三季报显示,泽熙一期持有恒星科技500万股,占流通股股东第一位。之后泽熙继续增持,到2011年一季报发布,泽熙的两期产品累计持有1000余万股。

在业内人士看来,上市公司做非公开发行都会有保障投资人利益的政策,高送转便是其中之一。2011年4月,恒星科技宣布每10股转增10股送1元。

“这些手段都需要谈判,但都不能公开拿到桌面上。”孟华表示。享受了高送转的盛宴,当年中报之后,泽熙投资的两期产品退出了恒星科技,而在这一轮定增高送转过程中,恒星科技的股价最高曾达到35元。

同样有定向增发和高送转概念的康得新也有泽熙投资的身影。泽熙投资最早出现在康得新2010年年报中,2011年泽熙不断加码投资,2011年康得新中报显示泽熙持有400多万股。

2011年6月10日,康得新公布10股转增10股派现金0.45元。2011年9月,康得新正式公布了定向增发预案,在康得新当年三季报中,泽熙投资已经消失。康得新在2010年四季度的股价最低为17元,到2011年年中,复权后股价在40元左右。

在熟悉徐翔的人士看来,徐翔既有超高天赋,亦十分好学,即使成名后,依然将大部分精力放在调研上。去年12月,他就曾亲自到闽福发A调研。

在市场上,徐翔看得上的人不多,原“公募一哥”王亚伟是为数不多的一个。“那么多年,这么多管理资产超过千亿元的基金公司,为什么他们都没有砸出一个王亚伟?”徐翔曾这样说道。而如今,徐翔接受调查,在资本市场传唱多年的神话,一朝终结。

徐翔涉及哪些违法行为?

在外界看来,徐翔的违法事实很可能主要有两项,一个是从事内幕交易,另一个则是涉嫌股价操纵。

“内幕交易一般可能涉及重组前提前获悉消息买入某公司股票,而后获利出逃等行为。” 北京市法大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北京市律师协会金融衍生品法律专业委员会秘书长计静怡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

在业内人士看来,徐翔一直喜欢押宝重组题材股,很可能其中就涉及到了内幕交易。而从徐翔的操盘轨迹来看,他押宝重组股的概率确实很高。以康强电子为例,去年三季度,华润深国投信托有限公司-泽熙6期单一资金信托计划买入康强电子约1030万股,购买价格在每股8元附近。而后康强电子从2015年1月6日起停牌,并在今年5月发布了永乐影视拟借壳的重组公告,随后公司股价在复牌后的14个交易日里暴涨约237.7%,最高达到每股46.09元。

同时,有业内人士还猜测徐翔或在前期救市过程中“发国难财”。实际上,自8月底中信证券部分高管被要求协助调查之后,市场就不时有关于泽熙投资的负面传闻。

诸如市场曾传言泽熙旗下某产品在买卖美邦服饰过程中,可能与中信证券及证金公司之间存在利益关联。不过,随后泽熙投资在官网予以澄清,称泽熙投资旗下产品与中信证券及证金公司在美邦服饰上完全没有交集。

一位不愿具名的投资公司业内人士称,一直有传闻称,在“国家队”救市期间,有投资机构利用“国家队”资金高位接盘而为自己的产品解套或者牟利,在这期间也可能产生内幕交易行为。

而徐翔可能涉嫌的另一项违法行为则是操纵股票。“对于很多‘涨停板敢死队’成员而言,操纵股票是难免的事情。”上述业内人士对于徐翔可能涉嫌操纵股票显得并不意外。据该人士介绍,“涨停板敢死队”通常的盈利模式为交易当日快速建仓,而后巨量资金封死涨停板,次日利用资金优势在集合竞价阶段造成高位竞价的假象,而后通过频繁撤单等行为影响股票价格,最终实现套利离场。(记者 刘永刚)

商务西服设计

兰州订制工服

包头订做西装

相关阅读